沒有空氣的國度

關於部落格
  • 3067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全世界最快樂的國家(一)

這個被稱為「喜馬拉雅山下香格里拉」的地方
在一九八○年代對外開放前,幾乎是生人止步。
直到三年前,全球六十四億人,一年只有○.○○○一%
約六千人,有機會親炙這塊神秘土地。

但在二○○五年,這神秘小國
卻成為全球各大媒體的目光焦點
從《紐約時報》、英國《經濟學人》雜誌、
英國國家廣播公司(BBC),到日本 NHK
一年內超過兩百篇的報導。
他們熱切的討論著同一件事:
這個小國的施政主軸——
「國家快樂力」(Gross National Happiness,GNH)。
 GNH 成了二十一世紀先進國家眼中的「新」觀念
諷刺的是,不丹默默推動GNH逾三十年了。

這裡土壤貧瘠,地勢險峻

卻有九七%的人民表示「快樂」


不丹,街上沒有乞丐、遊民,暗巷沒有娼妓、毒梟。
眼目所及,是如瑞士般的優美谷地,從城鎮到鄉間,
裡沒有超級豪宅,也看不到破爛不避風雨的房 子。
首都廷布到處是可以上網連結世界的網路小店;
偏僻的鄉間,農夫用手機開心的講著電話。
一對無法生育的美國夫婦來到這裡,想收容孤兒
等了大半年無以如 願,才驚訝的發現,不丹鮮有孤兒。

接受採訪時,無論生意人、大學生或勞動階層
有一句話反覆出現在口中:「我很滿足。」
根據不丹人口普查局最新調查,九七%的人表示「快樂」。
這是全世界最快樂的窮國
人均所得僅台灣二十分之一的山間小國。

是得天獨厚、土地豐饒,造就這個世外桃源嗎? 事實不然。

這裡,地瘠多險。不丹平均海拔三千公尺
九八%國土為山地,二○%土地終年白雪埋覆。
地瘠加上高地氣候,當地主食稻米年僅一穫。
馬鈴薯種了好久,也只有掌心大;
再看外交,列強環伺。
一九六○年代,中共軍隊踏進他們的北鄰西藏
七五年印度併吞與不丹接壤的錫金。

讓不丹轉型成全球「最快樂的窮國」的關鍵人物是剛卸任的
國王吉莫˙辛吉˙旺楚克(Jigme Singye Wangchuck)。

三十五年前,老國王英年病逝。
他,十七歲倉卒返國繼位,成為全世界最年輕的國王。
加冕典禮,不丹首次開放國際媒體進入
相關報導多以「童話王國裡 的英俊國王」描述他。
但童話表象底下,他卻是經歷過身為繼承人的嚴峻考驗。
當吉莫才八歲大,同齡孩子還黏在母親身邊撒嬌
他已經被送往印度就學,十歲轉往 英國,十四歲進入牛津大學。

這裡不以經濟發展為優先

為全球第一個以快樂立國的國家


牛津學業雖未完成,但國外求學經驗卻深深影響吉莫。
吉莫目睹西方國家在現代化過程中
一路經歷戰爭、污染、高失業與犯罪,人民所得增加了
卻不快 樂;物質享受提高了,親情卻疏遠。
他帶著對西方國家
「以經濟發展為優先,對嗎?」的質疑回到不丹。
人民到底需要什麼?不丹這個窮困的小國該往哪裡去?
年輕 的吉莫花了兩年,步行全國,探訪民情。

一九七四年,他執政的第三年
提出「國家快樂力」取代「國內生產毛額」
(Gross Domestic Production,GDP)——
讓不丹成為平等尊重與平衡發展的國家。
這是全球第一個提出「快樂立國」觀念的執政者。
但,一個窮國有什麼條件談幸福?
 他該如何突破資源稀少的困境?

這裡不養軍隊,不買武器

人民卻享有免費醫療、免費教育


資源配置是關鍵!

今日不丹,醫療(一二%)與教育(一八%)預算
合計占國家總預算三成,其比率是台灣的二.三倍。
如此安排,勢必擠壓其他預算
吉莫的策略是以 「外交合作」與「經濟合作」換取「零國防」。
所謂的零國防,指的是自己不花錢養軍隊與購買武器
仰賴印度。
因此,在外交上,不丹與印度站在同一陣線
讓印 度得到一張鐵票。緊密合作,確保不丹主權獨立。
更重要的是,國防預算是零
讓全國極為有限的資源全用在民生上。

因此,吉莫得以展開三項重要變革:

不丹的免費醫療體制在他手下完成,讓每個國民有平等的生存權

過去貧賤的佃農,也在他掌政下擁有自己的土地

免費教育,讓每個國民,不分貧賤,都有平等的發展權。

教育,最能彰顯因平等而快樂的不丹。

一般低所得國家最常見殘破教室、上不了學的孩子
在不丹都看不到。

過去,靠戰爭或武力來創造社會階級的流動。現在,我們靠教育
相當於台灣中央研究院的不丹研究院
(Center of Bhutan Studies)院長卡瑪(Karma Ura)解釋
不丹為何選擇教育,作為推動現代化的主軸
帶給不丹平等發展的機會。

另一項促進平等的政策,是解放農奴。

不丹以農立國,早期土地握在貴族手上
在老國王時代——一九六○年代就企圖平均地權
但面臨既得利益者的強大反彈,當時總理甚至被暗殺。
儘管阻力很大,吉莫國王繼位後,還是承繼父親的遺志
最後變革成功。

這裡不亂施肥,不砍伐樹林

放棄開採山中礦石,只為保育林相


今日,任何不丹公民都可以向政府申請農村土地。
百羅河谷旁,農夫策麟光著腳,正在田裡穿梭忙活。
沒念過書的他如果早誕生三十年,可能還是一介農 奴。
今日,極有生意頭腦的他是「五星級飯店」的農夫。
手指向田間,那裡有他所建的溫室
策麟說:
「政府請澳洲農業專家來指導我,我拚命問、拚命學。」
現在 他有兩間溫室,不論稻米、蔬菜或香草,全部是有機栽植
八頭乳牛的牛糞是天然肥料
因而贏得頂級飯店Uma固定採購他的作物。
現在,策麟每年淨賺五千美 元,約是不丹人均所得的三.六倍。

「不丹經驗提醒我們,快樂不是隨機降臨在人們身上,它來自選擇的結果。」
一九八九年自願進入不丹從事教職
並嫁給不丹人的加拿大教師潔米.惹巴(Jamie Zeppa)
是少數持續親眼目睹不丹過去十八年來變化的外國人
她在接受《商業周刊》專訪時指出。

不丹今日成果,來自他們清楚「要」與「不要」兩大選擇:
他們「要」追求「平等」,他們「不要」因為追求經濟發展
而出現「失衡」的社會與環境。

所謂的「不要」,從他們對待大地的態度最能看出。

這裡沒有人炫耀財富

國王皇宮甚至比許多民宅小


強調平等與平衡,讓不丹人對自己國家充滿自信
而不是像其他貧窮國家,視自己的文化為落後象徵,只想丟棄。

從國王到富人,沒有人炫耀財富。
這裡沒有精品LV、沒有勞斯萊斯;
同樣的,不管你是全世界多有錢的企業
一旦進入不丹,街頭廣告招牌都齊頭式大小。
因為,沒有高物質慾望、沒有貪婪,相對的,犯罪率也低。
一如晉朝詩人陶淵明筆下「桃花源記」的
「夜不閉戶,路不拾遺」。

(小啟:
本報獲得商周授權,刊登每期最新特別報導,本文作者林正峰為商業周刊資深撰述兼金融組召集人。更多精彩內容,請看最新出刊的1000期《商業周刊》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