沒有空氣的國度

關於部落格
  • 3075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:「金剛乘」(密宗) 的專有名詞問答

(一)「本尊」、「空行」、「灌頂」、「修儀軌」的真正意義

然後「本尊」,這也是最重要的,如果說你的「上師」修得很好

那當然你可能就不需要修「本尊」了。

但是「本尊」主要是清除我們一切的概念。

然後「空行」,我們說到「空行母」的時候

並不只是講女性的這些好的特質

我們講的是我們的能量和行為。

然後「灌頂」也很重要,在「灌頂」之中

我們可以說是直接的把我們自己介紹給

「空性」或我們的「自性」

用的方式是這一切的「灌頂」所依物。

用「手印」、「持咒」等這些方式

直接的把我們自己介紹給「空性」

受 「灌」之後,「修儀軌」也是很重要的。

「修儀軌」的主要目的

是希望我們能夠在每天的二十四小時中,保持住「淨觀」。

若我們認為「修儀軌」

只是為了得到一 些特殊的「力量」或「神通」的辦法

那是我們以一個非常有限的方式來看待這個「儀軌」。

「修儀軌」是使我們保持或安住在「淨觀」之中。

(二)「法會」、「薈供」、「開光」的真正意義

然 後是修的法,修「法會」。再一次我強調

你不應該把這些「法會」當作驅除你暫時性頭疼

或其他問題的一個方法。

「法會」是一次一次的增加你的「淨觀」。

舉 例說:像「薈供」。

「薈供」不只是「我們肚子餓了要吃東西」。

而是說用以供養我們內在的「本尊」。

然後「火供」,「火供」是我們用以供養外在的現象

而這 些外在的現象,是我們用以觀想成「本尊」的。

這一切都是要使你認知「平等」。

「開光」也是另外一個很重要的。

「密宗」的「咒語」、「手 印」、「三摩地」(定)

可以把任何一個東西轉他成另外一個東西。

這朵小小的花

在刹那間可以轉他成上樂金剛或時輪金剛的壇城。

「加持」這些米、「加持」 這些花,

或者說對這些米或這些花朵「開光」

讓它們轉化成「本尊的壇城」。

是我們另外一個增加「淨觀」的方法。

(三)「金剛乘」四種事業中的兩種:息與增

然 後;密宗所謂的四種事業。

「息災」,用以消除我們的惡業或過失。

「增益」,這並不是為了我們自私的目的去企圖得到甚麼。

如果是為了自私的目的,那我們在 「沒有偏頗」的這場戰爭上

又輸了一陣。

所以「增益」實際上是使我們增加在「淨觀」上的財富。

利用修法或法會來增加我們的淨觀。

但是這樣子的作,這個「自我」仍然非常作怪

非常干擾我們的話,這時「密宗」的人就修一些「忿怒」的法

例如「降伏」的法,「調伏」的法,「捆綁」的法。這一類的。

(四)口訣

問:為甚麼有些「金剛乘」的上師說「口訣」是秘密

    不能公開?

答: 因為這些「口訣」也許會被別人誤用。

也許別人會把它浪費掉,同時一些「口訣」也是非常的危險。

因為很多時候

「金剛乘」的學生把「金剛乘」當作是一種

可以 放縱他們情緒的許可。

當然這也可能是這些上師們對這些「口訣」不太清楚。

所以當你問他的時候,他會說「喔!這是秘密,不能講」。

但這也可能是他的慈悲。同 時也可能是他的慈悲與方便。

(五)「上師」的辨別

問:我們應該怎樣去辨別「上師」?

答:你問要怎樣去辨別!這很 困難,這幾乎就像問我

你應該怎樣去選擇戀人。這種時候你就必需要靠你的「直覺」。

或你的「業」(行為)

在這種情況下

你的「業」是讓邏輯的推理去發生 一段時間的作用。

不要讓某種突發的情緒衝動即刻佔有你。

因為身為一個人類,我們很容易被這種突發的情緒衝動所驅使。

或讓我們感覺到應該怎麼樣。如果我們立 刻讓自己跟?

所謂的「直覺」跑,那就好像你跟很多不同的人約會一樣

到後來你發現你一個人也沒抓到。不但沒抓到

可能還有很多妒忌的狀況,很多困惑的情形 會發生。

(六)「咒語」與「神通」

問:我們應該怎樣去看待「咒語」?

答:對待它們最好的方法就是念誦它。

嗯!我們除了念它之外還能作甚麼?

還可以把它當作一個非常寶貴的東西,保存。

問:很多人認為念誦「咒語」可以得到「神通」,是或不是?

答: 關於這一點,我認為身為一個佛教徒

或已經作了這一陣佛教徒了。現在我們應該搞清楚

佛教徒所說的「力量」或「神通」到底是甚麼?

佛弟子們所真正應該得到 的「神通」或「力量」

是那一種「神通」或「力量」呢?在天上飛行?

能知道別人心裏想甚麼?預知股市漲跌?或變得富裕?不是的!

這些!就是這些!使我們系 縛於「輪迴」。

這些絕對不是佛弟子所應該追尋的力量。

有一個近代的西藏學者,名叫根頓秋培。

他說「佛真正的神通是佛真正的,看到了、見到了

並且就安住在實 相當中」。

我覺得;根頓秋培是以一種非常具有評斷性的語言來讚美佛。

因為,你要知道;真正看到事情的「實相」,是這麼的有力

在一瞬間旋轉了九十六億個銀 河。

你仔細看一下,在我們平常的日子裏也這樣。

我們先不要講佛教。講我們的日常生活。

舉例來說,你是一個非常有權力的政治家。

或者你是一個有十億家財的商 人。或是一個非常有影響力的人。

但是,你竟然不知道你床底下有顆滴答滴答的定時炸彈

那你就甚麼都不算了。對不對?

因為隨時你都會被炸成一片片的。而你茫 茫然是吧!反過來說!

任何一個最卑微的人,如果確實的聽到那滴答聲

像聽到自己的心跳這麼確實的話,那他絕對能逃開

能活得下去,對吧!至於說到算命或卜 卦吧!

我不知道為甚麼大家要找西藏喇嘛

我每次來都找臺灣的相士卜卦,算命

結果比我自己卜的還要准(全場爆笑)。

所以我們真正應該覺得自豪的是

「我們能 夠看到萬物究竟的實相」。這是這樣。

問:我們是否可以透過「持咒」來看到「實相」?

答:當然!「持咒」當然也可以看到「實相」。

但這要看你如何的去持它,以及是誰教你,這一類的。

(七)小乘、大乘、金剛乘(密乘)

問:情欲是否是一個很大的障礙,使我們見不到「實相」?

    如果是的話,「金剛乘」有甚麼辦法?

答: 它的確是一個很大的障礙,使我們見不到「實相」。

但,「金剛乘」有一個辦法;就是去修「小乘」。

你要知道,小乘是「金剛乘」的一部分。

這點!各位要非常非 常清楚的知道,它們絕非如此。

絕非一個是馬鈴薯,一個是橘子,一個是蘋果。不是這樣子的。

我覺得「金剛乘」最基礎的教授,就是「小乘」。

因為你問這個問 題

所以我想知道你是否可以接受我的請求去作一件事。

你是否可以去做一件T恤。

然後上面印上中文「請不要忘記小乘」。

你去做兩件,一件送給我。(全場爆 笑)

問:「持咒」是否在「修定」?

答:「持咒」可以是「修定」的一個辦法

但「持咒」也可以是一種最持續的干擾。

問:請問寧波車,「金剛乘」和印度教相通和相異的地方?

答:關於這個問題,阿底峽尊者曾經說過。

這世界上能談這個問題的人至多只有兩人

一個是阿底峽尊者本人,一個是彌勒巴,就是瑪爾巴的上師。

問:何以說「持咒」是最久的打擾?

答:這個問題的答案,我認為你是知道的!

我的意思是;很多人「持咒」,像是鸚鵡學舌,騷擾四鄰而已。

問:既然寧波車說「密宗」的這些象徵性的東西

    都是與「空性」、「佛性」有關那我要如何把它們

    和「空性」、「佛性」連在一起呢?

答:要瞭解這些,需要適當的環境、教材、和適當的老師。

解決一個問題,老師可以教給你各式各樣不同的方法。

但是!同樣的!你如何去吸收如何去運用這些方法

也是個很重要的因素。對於這一點

我建議大家除了努力在學理上作瞭解之外

多去聽教授,多提問題也是很重要的。

問:如何能瞭解一切外相都是「本尊」?

    一切聲音都是「咒音」?

答: 你瞭解的方法,就是要確知,它們就是那個樣子。

請不要忘記「果地的修行」。

譬如說;你怎麼知道我的翻譯是「吉米」?

就算我告訴你:他是「吉米」。

那你怎麼 把「吉米」和他連在一起呢?為甚麼你不懷疑這一點?

為甚麼你不問我「他何以是吉米」呢?

主要原因是;你接受「他就是」。

問:何以我們不能接受外相就是「本尊」?

答: 我們現在之所以不能接受

是因為我們以前這些負面的影響,習慣太過深入。

我們的習慣不但不能接受這一切的外相都是「本尊」。

我們甚至不能接受別的眾生或別 的人和我們是平等的。

這就是為甚麼有很多人願意花上一兩萬元去喝一點點東西

或花很多的錢去卡拉OK荒腔走板的唱一段。

比較於像柬埔寨這地方,平均每人每 年收入四十三美元而已。

雖然有這麼大的差異,可是我們對於自己這樣富饒的生活

卻不能由衷的欣賞它!感謝它。

問:如果以「小乘」的身體,「大乘」的心來修持

    寧波車可以  接受嗎?

答:如果容我略作調整,「小乘為身,大乘為語,密乘為意」

這樣我就可以接受了。

這個好問題,最好再穿上印度教的衣服!好吧!

(八)轉化與適應
問:以前的社會很單純,現代的社會很複雜。

    我們要怎樣把「心」變得像以前這樣單純?

答: 我不想把「心」變得單純

我們為甚麼回去過石器時代的生活。

在現代這種情況,我們能作的已經不多了。

我的意思是;若我們設計一個像公司這樣外在的東西

而 想去達到這個目的,是不可能的。

寂天菩薩曾說:你如果要把整個大地用皮革鋪起來

使它柔軟是不可能。你沒有這麼多的皮革。所以!

用它作一雙鞋子穿在你腳 上。

因此在這種情況,只要改變你的「心」。

改變你的「心」之後,這個世界就是一個完美的世界。

我再一次重複,把這放在日常生活裏來看。

譬如說,你們家一直 有很多困擾,你不要嘗試去改變家人。

你改變你自己,改變之後,別的事就都好辦了。

問:寧波車說;「輪迴」就是痛苦,痛苦就是沒有安全感

    我們要如何得到安全感?

答:得到安全感的方法,就是你不要想去得到安全感。

因為根本沒有一種叫作安全感的東西。

問「執」是修行上很大的障礙,要怎樣去除對人、事、物的執?

答:這是一個大問題,有很多解決的方法

但是!這個問題要去請問你自己的上師。

(九)「壇城」與「菩薩戒」

問:請寧波車解釋一下「壇城」的意思。

答:「壇城」的意思就是「中間」

早期的翻譯,有人翻作「中圍」。

「壇城」實際的意思就是「中觀」。

或者我們說是「中道」,也就是不落在那四種偏頗的任何一種。

在繪製壇城的時候,雖然也畫了角墮落邊等。

但事實上在「觀想」時,不應該「觀想」它有邊。

問:當生命受到威脅時,如何保持「淨觀」?

答:這個問題是,當你覺得生命受到威脅時

    那就代表你已經失去「淨觀」了。

問:甚麼是「菩薩戒」?

答:那就是你發誓使一切眾生得到解脫

    這也是最大的「戒」了。

(十)「修持」上應有的一些正確觀念

問:「上師」是否是弟子唯一修「淨觀」的物件?

答: 絕對不是的,我們修「淨觀」的物件

不僅是對一切的眾生,而且是對一切的東西都修「淨觀」

但對我們而言,「上師」比一個紙巾盒更易於修「淨觀」罷了。

因 為以我們一個人類的心靈而言

我們絕對不會認為一個紙巾盒子可以使我們得到「成就」(成佛)

我們的心靈認為「上師」可以使我們得到成就。

問:寧波車你經常作「開示」,很少給「灌頂」的原因是甚麼?

答: 並不是我隨便說說,許多寧波車以及他們給的「灌頂」

都是珍貴難得的。

真的,許多傳「灌頂」的「上師」是真正的珍貴難得。

我很少給「灌頂」,修法會,或替 人占卜的原因很多。

最重要的是,我要讓大家知道,「金剛乘」不只是這些。

學理上的瞭解也是「密乘」裏極重要的部分。

我希望別人瞭解這一點。不過這也很難。

因為對學理有興趣的人不多。

另一方面,我覺得

安排「法會」的人偏重於安排儀式性的「法會」

以便吸引會眾,也是一個原因。

問我們是否能擺脫藏傳佛教外在的形式,而直接得到它的精要?

答:當然是有辦法。但首先你要好好的多學一些。

大家要知道,「金剛乘」有很多外相的內在意義

是我們必需要學習的。

問:如果受「灌頂」,回來沒有「修」,怎麼辦?

答:嚴格的來說,這不可以。

因為「灌頂」的時候,「灌頂」上師通常都會跟你講

你要記得怎樣怎樣。而你也承諾,我們記得這樣這樣。

一般來說;若你沒有「修」,就是破了這個誓言。

但是另外一點就是說,你修一個「儀軌」

可以替代別的「儀軌」。

問:如何和「傳承上師」有最大的相應?

答:修「上師相應法」是最好的辦法。

問:如何「從出離中出離」?

答:就是你要安住在沒有偏頗或沒有喜好或厭惡的狀況。

問:該要怎樣去作或怎樣修行,才能離開一切的痛苦 
    或拋下沉重的負擔?

答:最好的方法就是接受它,以一顆坦然而不偏頗的心

    去接受它。

問:如何對「上師」有正確的概念,而不盲目的崇拜?

答:要作到這樣,你最正確的方法

就是你要以「上師」為「道」。

例如今天「法會」完了,你坐計程車回家

那司機帶你東繞西繞的,你就觀想他是你的「上師」

這樣也正好可以試一下你的「執著」是多少

或是你的忍耐有多大,但是要小心,這樣可以不太經濟就是了。


欽哲基金會 http://siddwish.myweb.hinet.net/KFnews-5.htm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